不鏽鋼餐飲設備

關於部落格
不鏽鋼餐飲設備
  • 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雲南征地衝突案:村民被強迫在補償協議簽字

  雲南晉寧富有村群體性事件追蹤   涉及徵地拆遷的工作應嚴格依法依規進行,尊重群眾利益和訴求,充分協商,才能實現多方共贏   文/《瞭望》新聞周刊記者   王長山侯文坤白靖利   10月14日,雲南省昆明市晉寧縣發生了一起當地泛亞工業品商貿物流中心項目建設方人員與部分村民因矛盾糾紛引發暴力違法犯罪行為的群體性突發事件,導致8人死亡,18人受傷的嚴重後果。   事件處置工作立即展開。昆明市市長李文榮表示,事件發生後,迅速平息事態,避免事態進一步升級,並全力做好善後、案件偵辦、正面宣傳引導,耐心細緻做好群眾工作。昆明市委副書記、紀委書記應永生表示,目前市、縣兩級紀委已啟動了問責機制,將在事實基礎上,對事件中的黨員幹部違紀、失職等問題將依法依規查處。據瞭解,一些領導幹部已被問責。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深入調研瞭解到,事件暴露出一些幹部處理複雜問題能力嚴重不足,外加諸多因素影響,致使矛盾不斷積累,最後演變成流血事件,教訓十分深刻。當前形勢下,各種群體的利益訴求相互交織、碰撞,如果沒有穩妥有效的引導協調和約束機制,利益衝突很容易激化升級。涉及徵地拆遷的工作應嚴格依法依規進行,尊重群眾利益和訴求,充分協商,才能實現多方共贏。   存疑:項目審批、   徵地補償是否合法   據介紹,在該事件中,項目規劃用地涉及3個村委會,其中富有村涉及1787.3105畝。項目徵地經過市、縣人民政府和國土部門審批,並根據省、市政府徵地統一年產值標準和區片綜合地價補償標準,結合實際,確定該項目徵地補償標準為每畝11.5萬元,遠高於市政府確定的徵地補償標準(晉城鎮所轄區域屬二類區,徵地補償標準為5.71萬元/畝)。   晉寧縣政府介紹,項目徵地由晉寧縣政府委托晉城鎮政府組織實施,徵地過程經過相關法定程序和民主決策程序,簽訂了徵地補償協議,徵地補償資金也補償到位,沒有被侵占和挪用。   晉寧縣政府出示了2011年12月鎮政府和富有村9個村民小組簽訂的徵地協議,2012年4月簽訂的徵地協議(增補),2012年9月簽訂的擴徵的徵地協議,並且都附有青苗補償協議。簽字人為晉城鎮法人代表和富有村法人代表及各有關村民小組組長,協議對徵地面積、徵地款及支付方式等進行了確定。   落款時間為2012年2月的《富有村土地征收補償款分配方案》表明,在徵得大多數人同意的前提下,除了青苗及地上附著物補償等發放後,剩餘款項將在全村11個小組人員中按人均分配。在隨機選取的第三小組徵地人均分配資金兌現表上,有村民的領取簽字、金額、身份證號、手印,人均領取4.3萬餘元,在該小組青苗及地上附著物補償、返租費補償等兌款表中,本刊記者看到領取村民的簽字、手印及相應領取金額。   晉城鎮有關領導介紹,所有款項的發放都有細賬留存,富有村有11個村民小組,總戶數1466戶,參與分配人數4027人。鎮政府根據前後三次徵地分三次撥到村委會該項目徵地款合計205540707.5元。兌付村民青苗補償費、集體機動地補償款、被徵地村民返租款、村民拆棚費等後,其餘款項人均按43403元分配。   晉寧縣政府表示,項目符合土地利用總體規劃和城市總體規劃。該項目規劃手續在辦理過程中依法依規嚴格按程序辦理,已辦理髮放9批次項目用地規劃許可證和工程規劃許可證。   據瞭解,該項目是2012年10月開工,而項目用地則是在2012年至2013年之間,省政府分6個批次批覆。對此,晉寧縣國土資源局局長趙學瑛表示,該項目的用地符合省政府批准的晉寧縣土地利用總體規劃(2010~2020年),用地列入2012年和2013年用地報批計劃,分6個批次獲省政府批覆。“項目區不涉及基本農田。”   然而《瞭望》新聞周刊記者17日在富有村採訪時,有多位村民對補償提出異議:“這個項目從徵地到建設,他們從來沒有正式簽過徵地補償協議。”“以前我們這裡都是農田,種菠菜、生菜等大棚蔬菜,每畝一年收入好幾萬元。所以聽說公佈的補償後,很多村民拒絕。”   富有村村民戚某、李某、楊某、舒某等人21日對本刊記者說,有人強迫他們簽字,說一個月之內不領就沒有錢了。   採訪中,一些村民反映,該項目手續不完備,有未批先建、邊批邊建的情況,應該嚴查責任人。村民高某說,該項目徵地的有關手續、規劃沒向村民公開過,這讓自己對項目的合法性難以認同。   一些村民認為當地徵地腐敗問題嚴重,希望嚴查,並期待有關部門對該項目的徵地給出合理合法的解釋並全面公開有關信息。   面對政府和村民兩方的不同說法,一系列疑問仍有待調查。應永生說,在調查中如發現黨員幹部違規違紀違法及工作失職瀆職等現象,一定從嚴處理。   投資方負責人也表示,希望有關部門能夠依法打擊違法犯罪行為,維護合法權益。   爭議:村民後續生活能否保障   一些村民反映,該項目建設對自己沒帶來多少好處,以後也不抱希望。李某是土生土長的富有村人,家裡1.6畝地被徵。她擔憂的是,徵地補償款總有用完的一天,缺乏其他技能的他們,以後的生活還沒有著落。《瞭望》新聞周刊記者10月17日在村裡採訪時,一些村民對自己的後續發展感到擔憂。   “徵地補償用完以後怎麼辦?老胳膊老腿到鎮里的勞務市場,都沒人要我幹活。”今年54歲的李某家裡的4畝地曾是一家3口的生活依靠,“以前自己有地,菜、米都不用買,沒了地,這點補償都只夠一段時間日常的生活開支,以後怎麼辦?”   “農民靠的就是土地,後續發展怎麼辦?沒人承諾過我的後續保障。”戚某說,這個項目里的招工好多都要求高中、大專以上學歷,許多村民只有初中文化水平,還有不少村民年齡偏大,工作根本沒有著落。   晉寧縣政府有關領導表示,該項目應該是有利於地方經濟發展,有利於地方群眾增收致富的項目,創造大量創業機會和就業崗位,能夠解決富有村及周邊村富餘勞動力就業問題。該項目建設已大部分完成,對於土地被征收後,村民的長遠生計和發展問題,當地正考慮通過多種渠道努力給予解決。   富有村村委會負責人說,土地被徵後,村裡閑下來的勞動力較多。儘管項目已給村裡預留了30畝的安置用地,可以通過村民入股、與他方合建商鋪的形式,保障村民一定的經濟收入,但目前還沒有實質性推進。“今後想再成立幾家公司,開展保潔、保安、綠化等服務,加上該項目可以錄用一些人員,估計能夠解決安置剩餘勞動力千餘人。”   據介紹,圍繞項目的矛盾糾紛由來已久。李文榮介紹,在衝突事件發生前就有工作組到富有村開展了半年以上的群眾工作,但矛盾並沒有解決。工作隊進村平息事態時,村民見到工作組中有村鎮幹部,就抵制這些幹部。領導幹部不善於與群眾溝通,對群眾的宣傳引導不到位,導致部分群眾對項目建設不理解不支持,一些矛盾問題長時間沒有得到有效化解,最終引發了嚴重的群體性事件。   昆明市委書記高勁松說,此次事件是一起由利益糾紛引發,並演化為夾雜著嚴重刑事犯罪的群體性事件。事件給人民群眾生命財產造成了重大損失,同時暴露出黨委政府工作中存在的突出問題。   採訪中,當地幹部認為事件教訓深刻,引發對群眾工作、基層組織建設、依法推動工作等方面的反思。“個別基層組織軟弱渙散,領導幹部作風飄浮,一些領導幹部缺乏敢於擔當精神,遇到困難和矛盾時攻堅克難的辦法不多,導致小問題釀成大矛盾,小隱患累積成大事情。”   李文榮說,相信群眾、傾聽群眾呼聲、解決群眾合理訴求、維護群眾合理利益,這都不是“新話”,都是反覆強調的。但從現在的結果來看,有的幹部在具體工作中還做得遠遠不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